喻文波的手腕被人握住,那人手指修长,轻轻松松就圈住了他的手腕,压着他不让去碰手机,似笑非笑地说,“这时候还玩手机,不好吧?”

他内心无比后悔,如果这世界上有时光机的话,他第一时间就回到昨天晚上打爆给他递酒的人的狗头。

喻文波正在家里打游戏,突然一个电话把他叫了过去,说得十万火急,他去了才知道那帮人没事干,就找了个庆祝他大学毕业的理由凑了个局。

你们是有多闲。喻文波内心吐槽,但也确实很久没见了,也没推拒,拉开凳子就坐了下来。

喻文波出生的时候遭了点罪,身体较弱,家里也就管得严,从小到大滴酒不沾,不夸张地说连酒味果汁都没喝过。

他寻思着自己已经毕业了,早就成年了,不用受家里管控了,因此看着还冒着泡沫的啤酒蠢蠢欲动,再加上史森明的挑衅,他直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冰凉的液体混杂着苦涩的麦芽香气从喉咙一路灌到胃里,喻文波并不适应这个味道,眉头紧皱。

“还好。”喻文波说,这个酒的后劲很大,没一会儿他就感觉自己头脑发晕,身体发热,脸上温度节节攀升,烫得他忍不住用手捂了一下。

酒桌上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小伙子,啤的白的混着喝,没一会儿就都喝上头了,打开了话茬,东拉西扯的,话题从游戏毕业等逐渐滑到了暧昧的边缘。

喻文波站在房门外面,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出来干嘛。他们包厢旁边有个他推了的酒局,据说有很多抱着目的来的小明星,他想着随便抓一个过来给自己撑个场子先。

包厢里的灯有些昏暗,小明星浓妆艳抹的脸更显得艳俗,喻文波看得有些倒胃口,他环顾四周看了一圈,眼神正好对上从厕所出来的一个男人。

对方穿着剪裁良好的黑色西装,打着米白色的领带,高高瘦瘦的,看起来温暖又沉静。

就他了。喻文波一秒下了决定,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伸手拉住了对方的领带,示意他低头,对方也很配合,他温热带着酒味的气息全喷洒在他脸上,“我看上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波在脑子里想了一会,“没听过。”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没关系,以后有我了,我会让你红起来的。”

他跟姜承録的身高差了半个头,又因为喝酒之后腿软,说是拍肩膀,实际上是将自己整个人送进了对方的怀里。

再醒来的时候,他腿痛腰痛,全身上下都疼,尤其是身后那边难以启齿的地方,最关键的是他浑身光溜溜的,伸个手都能看见自己手上斑驳暧昧的红痕。

喻文波抬头就看见姜承録从卫生间出来,他换下了西装,穿着白色的T恤,头发刚刚洗过还有些潮湿,看起来像是个刚出社会不久的大学生。

喻文波的脑子差点死机,这是啥?酒后乱性吗?这是什么狗血无语的三流剧情啊。

姜承録走过来,牵起嘴角笑了一下,“你昨天说要包养我,让我演男主角,怎么一夜过去想赖账吗?”

喻文波心头火气,我赖nmlgb,不管怎么看都是我被占便宜了好吧,再说了既然是包养应该我才是上面的!

姜承録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慢慢压低了身体,靠近了他的耳朵说话,气息温热,染红了他的耳尖,“我昨天可是问了你的。”

他被人压进软绵绵的床里,浑身发热,恨不得拿冰块从头捂到脚,他一边扯开衣领,一边伸手去扯对方的领带。

喻文波脸红了,他欲盖弥彰地咳嗽几下,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我现在就给你安排。”

喻文波先挂断了电话,在床头柜那里找了一圈,找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咬着笔帽说,“我得先了解一下你的基本情况。”

喻文波看着纸上的信息沉默了,龟龟,居然还是个韩国人,如今中韩关系不好,虽然官方没有明确发布限韩令,但追随风向是娱乐圈最擅长的事情,跟韩国人有关的影视剧接连叫停,他要捧姜承録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他家里投资人脉基本在国内,想去韩国发展也不是那么容易。

喻文波感觉头疼,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将本子收起来,信誓旦旦地再次保证,“放心,我一定让你大红大紫。”

“当然不会。”喻文波立马反驳,感受着姜承録灼热的眼神莫名有些心虚,没过脑子的掏出一串钥匙塞给他,“你就先住我那里吧。”

他的房子是家里人早就买好了的,为了方便他上大学,三室一厅,有足够的房间让他住。

等姜承録搬了进来他才知道,有足够的房间有个屁用,对方压根就不去,非要跟他挤一张床,这就算了,还总是动手动脚,可怜他一个弱鸡宅男总是反抗无效被无情,搞得他腰酸背痛不说还美名其曰履行被包养的义务。

现在最重要的是给他找一个好的资源。为此喻文波打了无数个电话,查了无数份资料,眼睛盯着电脑看得发酸,他揉了揉眼睛,心想我读书的时候要是有这么努力,清华北大还不是任我挑。

国内一线大导的片子,男女主已经定了,都是戏骨,冲着拿奖的配置,还缺一个男三。

喻文波认真地看了一遍剧本,又重点看了男三的人设,觉得很不错,于是投了一百万拿到一个试镜名额,将剧本卷起来塞进口袋里,悠哉悠哉地回家邀功去了。

姜承録看着剧本,是真的不错,而且以他现在的条件能拿到这个资源可见确实是费了很大的心力。他看着喻文波亮晶晶的双眼,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心里一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这个角色很好,谢谢了。”

“那是。”喻文波一下子就笑开了,眼睛亮亮的,骄傲自得的样子像极了姜承録曾经养过的一只猫,“我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他才刚毕业,他爸给了他一个小公司让他打理,正处于起步阶段,虽然事不多,但为了体现自己的努力,他决定先去公司侦查一波。

没想到姜承録直直地看着他,抿了一下嘴,修长的手指搅在一起,眼睛里充满了渴求。

姜承録将他抱进怀里,下巴抵在他的发顶,手掌握住了他的手指,浅浅淡淡地嗯了一声。

大导的名气很大,缺一个角色的消息一放出去自然有无数人来试镜。姜承録到影视基地的时候,已经排了很长的队。

喻文波给他接了杯热水,陪他坐在角落里看剧本。他对娱乐圈一向不感兴趣,虽然家里投过几次电影项目,他也完全没接触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影视基地,觉得有些新鲜,兴致勃勃地看了一周,还看到几个眼熟的演员。

很快就轮到他,门口叫号的女生个子小小的,戴着一个粉红色绒毛的发箍,正笑得一脸僵硬。姜承録将手里的号码递过去,她意兴阑珊地接过,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由刚才的懒散变得满脸激动,“你你你你……”

女生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他旁边站着的喻文波,满脸我懂了的表情,一句话硬生生地转成了,“你你你……真好看!”

姜承録笑着勾住了喻文波的脖子,凑过去低头在他嘴角吻了一下,“lucky kiss.”

喻文波很是开心,笑得眉眼弯弯地去勾他的肩膀,“可以啊,没浪费我的一百万。”

喻文波带他去了一家五星餐厅,临江,从宽大的落地窗看过去能看到河边的点点灯光渐次亮起,如幻似梦。

吃到一半的时候,喻文波放下刀叉,抬手看了一眼手腕,示意姜承録往窗外看,“时间差不多了。”

一、二、三。喻文波在心里数完三秒,硕大的烟花在漆黑的夜幕上绽开,层层铺开连成一片,流光溢彩耀眼炫目。

喻文波将一份文件签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端着杯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自己接了杯热水。

他一向喝不惯咖啡的苦味,宁愿喝热水也不愿喝咖啡。偏偏姜承録喜欢喝,尤其是苦得不行的美式,喝完了总是凑过来亲他,搞得他满嘴都是苦味,脸皱成一团,再剥一颗糖塞进他嘴里。

他摸了摸口袋,掏出一颗糖剥了放进嘴里,干脆拿出手机光明正大的摸鱼,指纹解锁打开微信,点开置顶的那个头像,聊天记录停留在晚安的表情包那栏。

姜承録这个角色虽然是男三,戏份却不弱,加上导演处女座精益求精,一场戏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磨,为了赶进度不得不整天呆在片场,最近更是熬了好几天夜工。

通常是他已经睡了姜承録才回来,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走了,连微信发过去也回得断断续续的。

喻文波收到信息的时候已经到了片场的大门口,他自然知道姜承録在哪里拍戏,作为一个才投资了一百万的小小小投资商,他进去的时候居然没人阻拦,他心下奇怪,却也懒得探究。

那天负责叫号的女生看到他过来,兴奋地凑了过来,喻文波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免得打扰到姜承録,蹲在显示器后面看他演戏。

他对电影电视剧其实不感兴趣,对演技更是丝毫不懂,然而他看着显示屏中的姜承録,即便是人影嘈杂,也能从中一眼看到,仿佛是天生的发光体,不自觉地吸引他人的视线。

姜承録演的是一个爱而不得的男人,面对着自己的心爱的女生眼神温柔而缱绻,欲说还休,掩藏浓郁的爱意将他层层包裹住。

这是他第一次看人演戏,他这才知道有些人能演技好得像一个美好的幻梦,让人一步步沉沦。

喻文波摇摇头,“没事。” 他恢复了精神,眼睛亮晶晶的,“哥你演技真牛逼。”

姜承録笑了一下,牵着他的手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将他抱进怀里,“怎么突然来了?”

喻文波有些脸红,说了一句骚话,“作为金主我当然要关心你有没有浪费我的投资。”

这人怎么这么会呀。喻文波被他撩得脸红,手撑在他的胸前,支支吾吾地说,“还、还好吧。”

拆开盒饭的时候按照惯例点开微博刷热搜下饭,热搜第一“安知薇男友”就撞入了眼帘。

安知薇他知道,以清纯玉女的形象出道,粉丝众多,当然他知道的原因是对方是姜承録剧组里的女二。

好奇心起,喻文波点进进去,是一段视频,画质模糊,画面晃动,一看就是偷拍的。然而就算是这堪比马赛克的画质,也能看见安知薇柔软甜蜜的笑脸,她身旁站着的男人正弯腰去吻她。

因为角度问题,那个男人只拍到了一点侧脸,然而喻文波却一眼就认出来他是谁——姜承録,他包养的小情人。

在那一分钟,喻文波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心脏似乎伸出一只手进去,翻来覆去得搅得他想吐,眼冒金星,头痛欲裂,特别想做点什么事情来发泄一下。

机械冰冷的女声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喻文波冷笑了一下,是呀,对方现在可能正温香软玉在怀享受着甜蜜的恋爱时光,哪里有空接他的电话。

喻文波又憋气又委屈,没忍住将手机往地上一摔,清脆的响声让他冷静下来,他缓缓蹲了下来,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疼得不行。

他点进姜承録的微信头像,发了一句祝你幸福,然后拉黑,关了手机,蜷缩在椅子上,将头埋进了膝盖里。

王柳羿看着喻文波像一条咸鱼一样躺在沙发上,无精打采的萎靡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突然跑过来说要借助几天,还一副天塌了的样子。”

“失恋了?”王柳羿开了句玩笑,却喻文波身体一僵,将脸埋进了抱枕中,“不是吧。你前不久不是还说自己包养了一个小明星?”

“感情你还说真的。”王柳羿拿了个枕头扔他,“看样子还把自己给陷进去了,怎么回事啊?”

王柳羿被他气笑了,“感情你花钱花时间包养了一个人,给资源不说还把一颗心给人家了,结果对方找到真爱给你戴绿帽子你居然默默送祝福,简直感天动地啊。”

“至少也要将你给的东西拿回来吧。”王柳羿说,“更狠的就是让他身败名裂。”

“怎么了?”喻文波难得开了个玩笑,从手机里挑了张照片出来,他懒得删,以前玩闹的时候拍的照片还在他的手机是,“蓝哥你想去套麻袋打他一顿啊?”

“姜承録,他不是你说的那样什么都不是的小透明。”王柳羿有喜欢的韩国明星,对娱乐圈的事情可谓是很了解,“他在韩国可以算是天王级别,拿过奖也拿到票房年冠,无数导演和投资商捧着本子让他选。”

喻文波霍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连外套都来不及穿,踩着拖鞋就往外冲,因为太过心急还差点摔了。

喻文波打站在房门口的时候,有些紧张还有些期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喻文波看着一脸疲惫的姜承録,突然有些鼻酸,眼睛里雾气迅速聚集,晶莹的泪水差点就滚落下来。

姜承録仿佛不可置信一般愣在原地,过了一会才将发力将他拉进怀里狠狠抱住,他的力气很大,抱得喻文波骨头发疼。

喻文波的身体也随着他颤抖起来,他用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尽量平静地问,“我有事想问你。”

喻文波将自己想了一路的问题问出来,声音很轻,仿佛风中的细雪,“你为什么愿意我包养你?”

姜承録立马明白喻文波发给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而这几天的失踪也有了解释,他几乎是气笑了,手臂收紧,将他抱得更加用力,“你是不是看事情从来只看一半?”

喻文波看着他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突然用力撞了过去,嘴唇碰着嘴唇,牙齿磕着牙齿。

两个人结束了一场疯狂的□□,喻文波趴在姜承録怀里,累得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快要睡着了,突然说了一句。

姜承録的戏份还有几天结束,都说小别胜新婚,经过这一场闹剧,喻文波干脆赖在片场看他拍戏。

正好剧组的一个龙套吃坏了肚子,他还自告奋勇客串了一把,演了一个男二号坐公交车时坐他后面的龙套。

其实没什么好笑的,但只要一想到他居然能够跟姜承録一起拍电影就不由得高兴,这快乐开心的情绪是那么鲜活,让他忍不住笑出声。

姜承録作为电影里的彩蛋,直到电影上映他的粉丝才知道自己偶像居然悄无声息地拍了一部电影,顿时鬼哭狼嚎地去买票。

主持人:为什么你愿意接这个片子,还是男三?我们都知道以你的咖位演男主角也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